blog-banner
巨思文化股份有限公司
撰文者/巨思文化股份有限公司

2023-07-14 Views: 125

巨思文化工作真心話|從實習轉正職的 3 大好處,讓你求職路上不緊張

學生到企業實習,是累積實務工作經驗的好方法之一,透過實習,可以一窺企業內部工作的實際情形,也能幫助同學們釐清自己的興趣志向,一步步摸索未來可能想從事的職業類型。在實習期滿後,也有不少人會選擇留在原本的公司成為正職,繼續和熟悉的夥伴們一起打拼!

 

究竟為什麼要「原地轉正」?《巨思文化》訪問了集團旗下媒體《數位時代》、《經理人》、《Meet 創業小聚》裡曾經是實習生的正職夥伴,分享實習後轉正的三大好處,一起來看看他們的經驗,提供未來有計畫申請實習、正在實習中的自己一些求職參考。

 

好處一:用較小的風險成本,摸索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

和正職工作的應徵相比,實習生的應徵與試錯成本都相對「輕量」,而許多事情也需要我們實際體驗過後,才知道哪些是真正喜歡、適合,哪些和原本的想像有所落差。趁早進入有興趣的公司學習、摸索,有助於早點摸清工作的輪廓,在日後更精準地找到切合自己的正職工作。

 

而如果想應徵的工作非自己本科系所學,成為實習生也是一個很棒的累積途徑,《Meet 創業小聚》內容採編曾令懷分享他的經驗:「因為自己對媒體有興趣,但本身不是媒體相關背景出身,希望能透過這個工作機會進媒體看看,加上本來就對新創新趨勢有興趣,就加入團隊至今。」

 

好處二:熟悉的環境與夥伴,讓新鮮人更容易適應正職工作

褪去學生身份成為全職工作者,或多或少都要面臨一段工作方法、生活習慣、心理調適的適應期,此時,如果是在原本就熟悉的環境迎接工作挑戰,能夠大幅減低心理壓力,也能比較快上手眼前的任務。

 

《經理人》「用戶成長中心」數位內容編輯莊文源在 2022 年成為正職,認為實習生轉正有助於新舊任務彼此接軌,「如果原本已對工作有 60 ~ 70 分的熟悉度,繼續疊加經驗上去,挫折感應該會比較少」,整合行銷部數位企劃鄭宇涵也認同,「在習慣的環境,花在適應的成本相對小很多。」《數位時代》採訪編輯林芷圓更形容「回到巨思有一種小孩被迎接回家的感覺,可以省去很多在入職初期適應環境的心力。」

 

好處三:累積業界人脈,降低找工作門檻

實習生熟悉公司內部文化,也能更快、更直接接收到公司內部職缺資訊,並且有更高的機會可以和有興趣的職缺部門主管面談。

 

《巨思文化》不少現職夥伴 - 像是莊文源和鄭宇涵,就在畢業前先和部門主管面談,一畢業就無縫接軌工作;林芷圓則是在約滿後完成研究所學業,剛好遇上《數位時代》開出缺額,便直接應徵「回鍋」。在原實習公司就職,節省了許多為求職煩惱與徬徨的時間,公司主管和夥伴彼此熟悉,也能減低剛到職的磨合問題,達到雙贏。

 

另外,維持實習期間的人脈也相當重要,即使不是一畢業就在原公司任職,也有可能在不遠的將來遇到公司裡更適合自己的職缺,又或是在其他地方求職時獲得不錯的推薦。

 

《Meet 創業小聚》的 Supervisor of Global Affairs 柯旂分享,他曾是《數位時代》的實習生,當初實習結束後並未直接留下,而是在其他公司任職一陣子後,才又透過內部同事推薦,面試《Meet 創業小聚》回到巨思。這期間,他發現過去實習的經歷,對在外找工作而言,是一個很不錯的經驗證明,讓別人知道「喔,你曾經在這間媒體工作過!」比較能有好的第一印象,甚至可能獲得推薦。

 

在《巨思文化》轉正關鍵:彈性自由的文化,讓人有更好的發揮空間

除了以上三個好處,《巨思文化》的夥伴不約而同提到公司彈性高、自由發揮的空間很高,以及團隊勇於放手一博的特性,是他們留下來的關鍵,也是工作時感受到很重要的公司文化。

 

莊文源回憶道:「實習期間的工作任務,比較像是自己想完成什麼事情就提出來,大家一起協助完成你想做的事情。」林芷圓則說「在這裡,只要是願意嘗試的,團隊都會放手讓你獨立直接做,這樣的『越級打怪』會讓人成長很快。」鄭宇涵補充:「《巨思文化》給實習生很多實戰發揮空間,看到自己努力的成果有機會真正被落實、被看見,就覺得比較有成就感。」

 

「不是放牛吃草,是真的可以針對想做的東西去做研究。」莊文源說。

 

《巨思文化》實習生前輩小介紹

 

《Meet 創業小聚》Supervisor of Global Affairs - 柯旂

Q:請問你實習的部門和現在任職的部門相同嗎?

A:不算同,當時是在《數位時代》擔任編譯,後來有支援《Meet 創業小聚》。面試正職工作的時候同時有面談《數位時代》編輯部,做 podcast,以及《Meet 創業小聚》。

 

Q:請問你在工作上,比較印象深刻的專案或挑戰是什麼?

A:現在在做國發會的美國矽谷新創專案,完全無前例,要自己從零開始去建立人脈和找資源,溝通成本也很大,非常具挑戰性。

 

Q:請描述你心目中的《巨思文化》。

A:同事相處很融洽,沒有辦公室政治問題。主管自己就很拼,比底下的人還要認真,讓大家跟著一起奮鬥。

 

《數位時代》採訪編輯 - 林芷圓

Q:請問你實習的部門和現在任職的部門相同嗎?

A:不同,當時是在《Meet 創業小聚》,現在是在《數位時代》。雖然部門不同,但現在也是在報導新創,跟過去在《創業小聚》時的報導經驗是有連結的。

 

Q:請問你在工作上,比較印象深刻的專案或挑戰是什麼?

A:在疫情期間報導如何在當時嚴峻的狀況下補助新創,當時深刻意識到自己的文字是團隊還有讀者真的需要的,「有人在看」是採訪編輯很重要的成就感與動力之一。

 

Q:請描述你心目中的《巨思文化》。

A:人脈網很豐富,非常多接觸到各種業界人士的可能。另外,《巨思文化》夥伴都很樂於分享自己的人脈資源,彼此很願意幫助對方、不藏私,這一點很難得。

 

《Meet 創業小聚》內容採編 - 曾令懷

Q:請問你實習的部門和現在任職的部門相同嗎?

A:相同,當初很快就轉正職,繼續在《Meet 創業小聚》採訪、報導新創議題。

 

Q:請問你在工作上,比較印象深刻的專案或挑戰是什麼?

A:在《Meet 創業小聚》可以直接接觸到創投 KOL 或創業導師等創業家,他們通常很敢講話,敢於分享創業經驗談和觀念,在這裡有機會站在他們的高度,用完全不同的眼界看事情。

 

Q:請描述你心目中的《巨思文化》。

A:可嘗試跟發展的空間、機會很多,無論工作的過程跟結果,都有很多呈現方式。

 

《經理人》用戶成長中心 數位內容編輯 - 莊文源

Q:請問你實習的部門和現在任職的部門相同嗎?

A:相同,現在的工作是實習時期任務的延伸,並強化了自主性與議題深度。包含觀察各家競爭媒體的狀況、經營社群文章、撰寫網站文章、SEO 優化等。

 

Q:請問你在工作上,比較印象深刻的專案或挑戰是什麼?

A:最近公司持續嘗試導入 AI 技術,是很有趣的挑戰,也感受到因此加深了自己研究議題的廣度。雖然現在都還在嘗試摸索階段,有很多不確定性,但每一個新發現和突破都很酷。

 

Q:請描述你心目中的《巨思文化》。

A:公司很關注新趨勢,也跟很緊,像是混合辦公、導入 AI 等,整個企業文化一直在革新,沒有落入窠臼。另外,組織很扁平化,大家都是同一個水平點上的夥伴,無論是想要學新東西,或對知識上的焦慮,這邊的眾人都會協助你一起努力。

 

整合行銷部 數位企劃 - 鄭宇涵

Q:請問你實習的部門和現在任職的部門相同嗎?

A:不同,原本是在《經理人》用戶成長中心,後來換部門到整合行銷部擔任數位企劃。雖然部門不同,但做的事情其實算是實習時的延伸,實習時做的是《經理人 新書快讀》的產品推廣,現在更廣泛,接觸範圍包含 podcast、社群推廣等。

 

Q:請問你在工作上,比較印象深刻的專案或挑戰是什麼?

A:最近在規劃一檔新的社群活動專案,當中有很多需要從無到有發想的內容,覺得是很大的挑戰。

 

Q:請描述你心目中的《巨思文化》。

A:很開放,給大家很多發揮的空間,自主性很高。即便是在不同部門,原本的同事也還是很願意提供協助,有助於更快速進入工作狀況。

快來認識 巨思文化股份有限公司
巨思文化股份有限公司
巨思文化股份有限公司,創立於1999年,有一群關心台灣未來科技發展與網路趨勢的資深媒體人詹宏志、何飛鵬和陳素蘭共同成立。 當時,我們預見了科技與網路,將徹底改寫組織、工作、態...